《像一块滚石》读书笔记

最近在给《喵星人简史》做内容,需要查阅不少资料,其中就包括了一些名人自传,在用了一个早上草草浏览了鲍勃·迪伦的自传《像一块滚石》之后,发现这本书还挺有意思,于是就有了这篇读书笔记。

正如这本书的后记,这本书读起来非常的意识流,就像是作者本人想到哪写到哪一样,经常让人搞不清楚时间线,但总体上叙事是按照时间先后顺序的。

以下是读书笔记

“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实”,他对我说,“你是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如果你能集中并控制你的才华,你就会一切顺利,我会签你进公司,给你录音,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
而这些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好了,他把一份合同放在我面前,最标准的那种,我当场就签了字,不在乎什么细节——不需要律师、顾问或任何人站在背后给予指点,不管他把什么表格放到我面前我都会很乐意地签下。

钱德勒有次对我说“你得学着虚张声势,如果你不这样就别想玩好这游戏,有时你甚至必须给人抓住你在虚张声势,这到后来,如果你拿到好牌有些人就会以为你又在虚张声势了”

修昔底德的《雅典将军》——一篇能让你战栗的叙述。他写与耶稣诞生前四百年,讨论人性是任何优秀事物永远的敌人。修昔底德写到他所在时代的文字是如何改变了它们的原意,行动和观点是如何在一眨眼间改变的。感觉上好像从他的时代到我的时代什么都没变。

与其说我是一个仙笛神童,不如说我是一个放牛娃。

他们一般会提这样的问题:“我们能就正在发生的事情深入地谈一下吗?”“当然可以,那些事情呢?”记者们连珠炮一般像我发问,我一再告诉他们我不是任何人或任何事物的代言人,我不过是一个音乐家而已。他们盯着我的眼睛,好像想要发现服用了波旁酒和大把安非他命的迹象。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然后一篇文章将被人们到处穿越,标题是《代言人否认他是代言人》。我觉得自己就像一片肥肉,被什么人抛进了狗群。

确实,我的歌词敲打着人们的神经,这是从前没有出现过的状况,但如果我的歌曲仅仅和词语有关,那么杜安d·埃迪,这个伟大的摇滚吉他手,他录制了一张唱片,完全以器乐来演绎我的旋律,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音乐家经常认为我的歌不仅仅包含那些歌词,可绝大多数人不是音乐家。

我必须调整想法,不在责备外界。我需要自我教育,放下一些包袱。其缺少的是独处的时间。无论反主流文化是什么,我已经看够了它。我对人们把我的歌词推而广之的方法非常厌烦,它们含义被颠倒,用来论战,我得被涂抹成叛逆的佛陀,航一的牧师,不同政见的沙皇,拒绝服从的公爵,寄生虫的领袖,变节者的国王,无政府的主教,头等重要的人物,我们就近在说些什么?无论怎么看,这些头衔都挺可怕,全都是“亡命之徒”的代码。

早几年,我曾经读过《君主论》,很喜欢这本书。马基雅维利讲的大部分内容都挺有意义,但是也有些内容显得离谱——比如他教导说被人害怕比被人爱戴要好,这是人有点疑惑他究竟是不是一个大思想家。我知道他说的意思,但是生活中有时候被爱戴的人能够激起更多的恐惧,比马基雅维利能够想到的还要严重。

他说着,看都没看我 一眼,他的说话方式很奇怪,让我觉得好像我根本就不是在他的地盘上,倒像是他在我家里溜达,“你知道,中国人开始就在这儿。他们是印第安人。你知道红种人。科曼奇人,苏族人,阿拉帕雷人,瞎按组人——所有这些——他们都是中国人。大约在基督治疗病人的时候他们到了这里。所有的印第安女人和酋长都在自中国——穿过亚洲,经过阿里四家,发现了这个地方。很久以后,他们成了印第安人”

我对桑·派说的话很好奇,在一张摇摇晃晃的椅子上坐下“他们正在返回来,这些中国人,成千上万的人,这是注定的,他们不必动用武力,他们只是走进来,收回他们放弃的。”

民谣音乐舞台已经成了我必须得离开的天堂,就像亚当不得不离开伊甸园。它太完美了。几年后,就会掀起一场混乱的风暴。事物就会开始被焚烧。胸罩,征兵卡,美国国旗,桥,也会焚烧——每个人都在梦想找机会发泄,国家精神将发生改变,在很多方面,这都很像“活死人之夜”出路变化莫测,我不知道它将通向哪里,但无论它通向哪里,我都会跟随它,一个陌生的世界将会在前方展开,一个乌云密布的世界,有着被闪电照亮的犬牙参差的边缘。很多人误会了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真的有过正确的认识。我径直走进去,它敞开着。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他不仅不受上帝的主宰,也不被魔鬼所控制。

以下是鲍勃·迪伦的一些著名歌词

《答案在风中飘扬》

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
才能被称为真正的人
一只白鸽要飞过多少片大海
才能在沙丘安眠
炮弹要多少次掠过天空
才能被永远禁止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在风中飘扬
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一座山要伫立多少年
才能被冲刷入海
一些人要存在多少年
才能获得自由
一个人要回转过多少次头
才能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在风中飘扬
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才能望见天空
一个人有多少耳朵
才能听见身后人的哭泣
要牺牲多少条生命
才能知道太多的人已经死去
答案啊 我的朋友 在风中飘扬
答案它在这风中飘扬

《我逝去的岁月》
激情的火焰缠绕著我的耳朵
义无反顾地踩踏过重重陷阱
烈火在bai灼热的道路上阻我前行
心中的意念如同地图般引领著我
“我们马上就会在边缘相遇”,我说
眉宇间满是骄傲与自豪
啊,昔日我曾苍老
而今却风华正茂

带著一息尚存的偏见向前跳跃
“打倒一切仇恨”,我尖叫著
是谁说过人生非黑即白
幻想这谎言恐怕来自我的骨髓
火枪手的浪漫现实
根深蒂固,不知何故
啊,昔日我曾苍老
而今却风华正茂

女孩们的面孔铺就前行的道路
从虚伪的嫉妒
到记忆中古老的政治
都被福音传道者不假思索地抛弃
尽管如此,不知何故
啊,昔日我曾苍老
而今却风华正茂

自封教授的陈词滥调
太严肃而无法愚弄
抛出的所谓自由
只不过是校园里的平等
“平等”,我吐出这个词
就像说出结婚誓言。
啊,昔日我曾苍老
而今却风华正茂

以一名士兵的姿势,我用手瞄准
直指那些教书的狗杂种
哪怕我将成为自己的敌人
在此刻我宣誓
混乱之船将引领我的存在
而它又从船尾到船头地背叛
啊,昔日我曾苍老
而今却风华正茂

是啊,侵袭来临时我坚强抵抗
高尚得无法忽视
欺骗使我变得理性
人生中有某些东西需要保护珍惜
善与恶,如何定义
我此刻却如此清晰,毋庸置疑,也不知何故
啊,昔日我曾苍老
而今却风华正茂

kisence

潮落江平未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