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用数据思考,避免情绪化决策》读书笔记

由于前阵子读了一些内容重复度颇高的书,当我翻开一本新书,如果书中有我还不了解的知识时,我就会特别高兴,《事实》就是这样一本好书。

这本书有一个副标题,叫做“用数据思考,避免情绪化决策”,我一开始以为它教你如何避免在决策中避免情绪的干扰,其实这本书的大部分内容都在帮读者排除一些常见的事实错误,例如“在过去的20年里,全世界生活在极度贫困状态下的人口是如何变化的?”,与人们心中的概念不同,在几乎所有的事实问题中,答案都是最好的那个选项。在这个问题里,答案是几乎减半。

这揭示了一个深刻的道理,全世界都在进步,不论你如今生活在最富有的国家还是最贫穷的国家,你都可以享受到文明发展带来的好处。

在阅读这本书之前,我恰好了解到最近互联网上正在流行一种“躺平主义”,这本书也可以说是对躺平主义的一种解答和回应,躺平主义的一个核心思想就是,这个世界的贫富差距正在拉大,努力的价值正前所未有地在降低,所以我何不做一个不努力的人,每天混吃等死就可以了,其实躺平族里面的生活方式“干一天,玩三天”,也正是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相对适宜的环境下,维持生存已经没有多大的难度了。相反,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光是维持生存就已经需要竭尽全力了。

当然,躺平主义中,那种第欧根尼式的对消费主义的不屑,我是非常赞同的。就像某位哲学家看到豪宅、成套的陈设、精致的装饰品时,脱口而出的那句话 “竟有这么多我不需要的东西呀!”

在此书的最后,我了解到这本书的作者还没有来得及完成此书就因为癌症离开了人世,我理解了他为什么说这是他对全世界的无知宣战的最后一场战役,也对他长年在贫穷地区的工作升起了敬意。

以下是读书笔记

在过去的20年间,全球人口中,生活在极度贫困状态的人的比例下降了一半。这绝对是革命性的进展。我个人认为这是在我的生命中所发生的最重要的变化。这是关于人类生存的基本状况的一个非常基本的事实。然而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事实,平均只有9%的人给出了正确答案。

关于疫苗注射。在当今的世界,几乎所有的儿童都接种过疫苗。这是令人震惊的进步,它意味着,在今天的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可以得到现代医疗的好处。

诺贝尔奖得主和医学研究者在有些问题上对这个世界的理解都是错误的。并且不仅仅是错误,而是系统性的错误。所谓系统性的错误,我指的是这些错误答案并不是随机选择所得。即使接受测试的人对所测试的题目毫无了解,只是随机选择的话,得到的正确答案也会多很多。

相对于事实,每组人群都普遍相信这个世界是更加可怕、更加暴力,而且更加没有希望的。简单来说,人们想象中的世界比真实的世界更加夸张。

我越来越发现这种无知的存在。这种无知不仅仅存在于我的学生中间,而是无处不在。人们对世界的认识是如此错误,这一点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沮丧和焦虑。

用错误的信息来导航,你最终只能去到一个错误的终点。但是我们的政策制定者和政治家们,都在使用错误的信息,这样如何解决全球的问题呢?我们的商业领袖们的世界观都是黑白颠倒的,这样他们如何来为他们的机构做出正确的决定呢?我们每一个普通人在不知道他们究竟应该为什么紧张和焦虑的时候,又如何对自己的人生做出选择呢?

虽然这些运筹帷幄的世界领袖确实对于贫穷问题了解得比普通大众要多得多,他们中的61%选中了正确的答案,但是在另外两个关于全球人口增长以及医疗服务的普及方面的问题上,他们的正确率仍然比不上大猩猩。

这本书是我对全世界的无知宣战之后的最后一场战役,也是我希望自己能对这个世界产生一些正确影响的最后一次努力。我希望本书能够改变人们的一些思维方式,使得他们不要受到非理性恐惧的困扰,并且能够重新把他们的能量投入建设性的行为中去。

这本书讲述的是如何以数据作为根治无知的良方,以理性作为心灵平静的源泉。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所感觉到的那么糟糕。

我笑着对大家说:“你们可以省省力气了,我现在告诉你们,你不会发现在过去的30年里任何一个国家的儿童死亡率是上升的,这是因为整个世界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喝一杯咖啡,休息一下”

贫穷的发展中国家现在几乎已经不存在了。同样不存在的是那一道横在穷国和富国之间的鸿沟。在今天的世界,绝大多数的人,具体点说是75%的人口,生活在中等收入国家中,不是穷国,也不是富国,而是介于二者之间的一种生活方式,并且开始过上更好的生活。

争取的做法是我们停止把这个世界一分为二。这种方法现在已经不靠谱了,这种方法已经不再能帮助我们了解现实的世界,不再能帮助我们发现商业机遇,也不再能帮助我们把资金用来有效地援助世界上最贫穷的人们。

(第四级的收入水平)当然,你家里已经有了入户的冷水和热水。我相信对于第四级的生活,你已经非常了解了,因为你正在读这本书,我非常确信你生活在第四级。我无需描述这个级别的生活,你就可以理解。然而你将面对的困难是,你需要理解其他三个级别人的不同生活。

我在上面简单描述了生活的进阶方式。而且我是假设同一个人努力地从第一级一路奋斗,一直打到第四级。通常这是不现实的,在正常情况下,一个家庭要经过几代人的奋斗才可以从第一级到达第四级。

当你生活在第四级的时候,所有生活在第三级、第二级、和第一级的人看起来是一样的贫穷。贫穷这个词失去了它具体的意义。甚至在有些时候,某些生活在第四级的人,看起来也很穷。任何一个从高层建筑从上向下俯视的人都很难辨别出接近地面的矮层建筑的真实高度,因为它们看起来都一样矮。

那些对你而言都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收入差别在第一级、第二级和第三级的人,他们之间的生活水平的差距是巨大的。生活在极度贫困状态、收入水平在第一级的人很清楚地知道,他们每天的收入如果从1美元增长到4美元,他们可以过上比原来好多少的生活,更不用说每天可以挣16美元了。只有那些穿不起鞋,只能赤足走遍所有地方的人才会知道,一辆自行车对他们而言能够节省多少时间和体力,对他们获得更好的健康和更高的收入具有多么大的意义。

在统计学里面,有一个很好的基本原则:当差别小于10%时,不要轻易做任何结论。

文化和自由是国家发展的目标,它们很难被量化衡量,但拥有吉他的人口比例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指标。而这个指标也已经提升了很多。请看一下展示出来的拥有吉他的人数的迅速上升,谁还能说这个世界是在变得更坏呢。

生活在极度贫困状态下的父母们,为什么要生更多的孩子呢?他们需要儿童来提供劳动力,他们也希望能够生更多的孩子以应对儿童夭折的风险。恰恰是那些最贫穷、儿童死亡率最高的国家,每个家庭才有更多的孩子,比如索马里、乍得、马里和尼日尔,平均每个家庭有5到8个孩子。一旦人们不再需要儿童作为劳动力,一旦妇女们得到了更好的教育并且人们获得了避孕的手段,无论她们的文化背景和宗教信仰有怎样的不同,她们都会毫无例外地选择剩余更少的孩子,并且让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

在2006年,世界卫生组织也结束了对DDT的调查,并且把它归类为轻微有害物质。也就是说,DDT在很多情况下,其实是功大于过的。

当我们过度地把精力集中在可见的局部而忽略了不可见的整体的时候,我们就会错误地把资源投入到一小部分问题上面,从而只能拯救一小部分人的生命。这一原则适用于所有资源紧缺的情况。

印度代表站了起来,在他发言之前,他先默默地扫视了一下每一位参会者。他在震怒之下还能表现得如此优雅和镇定,不愧为印度的高级官员和世界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顶级专家。他向来自富有国家的代表们挥了挥手,然后大声地谴责道:“是你们这些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导致了全球的气候变化。你们已经持续燃烧煤炭和汽油超过了100年之久。是你们,而且仅仅是你们把我们推到了世界气候变化的边缘。说到这里,他突然改变了姿势,双手合十,采用了一种印度的敬礼方法向大家鞠躬,并且用一种非常和善的语气继续说道:“但是我们原谅你们,因为你们过去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不知者不为过。”然后他挺直了腰板儿,举起食指,就像一位法官在宣布判决一样,一字一顿地说道:“但是从今往后,我们将按照人均计算二氧化碳排放量”。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其他的消费品。我曾经给不同的商业领袖做过数百场演讲,每次我都会强调这一点。世界上大多数人正在稳定地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到2040年 ,生活在收入水平第三级的人口将从20亿增长到40亿。全世界几乎每一个人都变成了消费者。如果你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错误的观念,认为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还是穷人的话,你就会错过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经济机会。真正有效的商业策略,需要建立在实事求是的世界观的基础上,才能够发现未来的客户在哪里。

事后主人看着我说:“以前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儿,你怎么能录取这么愚蠢的学生来学习医疗呢?”我解释说,在瑞典,所有的电梯门上都有传感器。如果探测到门之间有东西的话,电梯门会自动打开。这位印度医生非常疑惑地看着我说:“但是你怎么知道这种先进的设备每次都可以正常工作呢?”我的回答显得很愚蠢,我说:“嗯,在我印象里好像每一次都管用。可能设备在出厂的时候经过了严格的检测吧。”他看起来并不太相信我说的话,他说:“你们国家的生活太安全了,使得其他国家都显得很危险”

在我自己的记忆中,瑞典关于性的价值观曾经是极度保守的。我的祖父古斯塔夫,他出生的年代正值瑞典刚刚脱离收入水平的第二级的时候。他是他那个时代非常典型的瑞典人,他非常自豪能有一个大家族和7个孩子。他从来没为孩子换过尿布,从来不做饭,也从来不打扫房间。他也绝不会谈论性或者避孕。然而他的大女儿却很支持一些激进的女权主义者,,这些女权主义者在1930年就鼓励人们使用安全套。但是当她试图和他的父亲沟通避孕的必要性的时候,他的父亲变得极其愤怒,并拒绝谈论这些话题。他的价值观仍然是很传统的大男子主义。但是这些价值观已经不被下一代人所接受了,瑞典的文化已经改变了。顺便说一句,我的祖父也不喜欢读书,而且拒绝使用电话机。

我们在亚洲和非洲的一些国家发现的大男子主义的价值观并不是亚洲的价值观或者非洲的价值观,也不是伊斯兰教的价值观,也不是东方的价值观,这和60年前的瑞典的价值观一样,只是一种历史上的大男子主义的价值观。随着社会和经济的进步,这种价值观会自然消失,正如在瑞典发生的一样,这些价值观并不是不可改变的。

祖马很镇静,语气里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回答我说:“是的,你谈到了消除极度贫困,但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你没有继续往下思考,你难道认为非洲人民只要摆脱了极度贫困就满足了吗?难道我们会很开心地过着一般贫困的生活吗?”她拍着我的肩膀,平静而严肃地看着我。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坚强的意志,同时我也认识到了我的不足。祖玛直视我的双眼,说道:“你在演讲结束的时候说你希望你的孙子能够到非洲来旅游,并且坐上非洲的高速火车。这难道算什么远见卓识吗?这是老一派欧洲人的观点。我看到的是我们的孙子们能去欧洲旅游,并且坐你们的高速火车,去住你们举世无双的酒店,你好像说过在瑞典北部有这样奇妙的酒店。我知道要做到这一切,要花很长的时间,要做很多正确的决定和巨大的投资,但这就是我们未来50年的愿景。我们希望50年后,去欧洲访问的非洲人可以变成受欢迎的旅游者,而不是被嫌弃的难民。”这时,她笑了起来,继续对我说:“你的这些图表真的挺好看的,现在咱们去喝杯咖啡吧。”

如果你仅仅依赖媒体来形成你的世界观的话,这就好比你仅仅看着我的脚的照片来形成对我的看法。

你应该持续地测试自己想法的不足之处。对你自己有限的经验采取谦卑的态度,积极获取最新的信息。对你专业领域之外的知识要保持好奇心。要多和拥有不同意见的人交流,把这些不同意见看作帮助你真正理解这个世界的有用的资源,而不是仅仅和那些你有共同观点的人一起交流。我对这个世界曾经有过很多错误的理解。有些时候是现实使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更多时候我是通过和持有不同意见的人交流发现自己的错误的。

(莫桑比克的总理)他回答说:“我会看这些数据,但是这些数据并不是太准确,所以我自己会观察每年5月1日参加游行的人的脚,看他们穿什么样的鞋,我知道这个游行对所有的莫桑比克的人民来说,都是最最重要的节日,所有人都会在这一天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和鞋。在这一天,没有人能够向朋友去借一双鞋来穿,因为他的朋友这时候也需要。所以我就观察他们的脚,我看他们是光着脚还是穿着破鞋,还是穿着很好的漂亮的鞋。我把我每年观察的结果做对比”

他们面临着更多紧急的医疗问题,然而却有一大批医生和护士,不但不帮他们解决骨折、腹泻或者生孩子这些问题,反而要给每一个人拍X光去治疗一种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疾病。

古巴是所有贫穷国家中健康水平最高的,那么与之相反的就是美国,美国是所有富裕国家中健康水平最低的。

与其和那些社会主义国家做对比,美国人还不如研究一下为什么他们不能在同等的健康支出成本下,获得其他资本主义国家一样的健康水平。答案并不复杂,这仅仅是因为美国缺少其他收入水平在第四级的资本主义国家都拥有的基本公共卫生保险。在美国现有的健康系统中,富有的人消耗了大量的医疗资源,占用了大量医生的时间,使得总体医疗成本居高不下,而其他的穷人则负担不起基本的医疗服务,这导致穷人的平均寿命降低了。

我知道这样说很冒险,但是我仍然要说出我的观点。我强烈地相信自由民主是管理一个国家最好的方式。像我一样抱有同样信仰的人,通常认为民主会自然而然地带来其他美好的结果,比如和平、社会进步、健康水平的提高以及经济增长,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

如果你真的想改变这个世界的话,那么你必须真正地理解这个世界,紧紧跟随你那归咎于人的本能是不能得到任何帮助的。

当他们在悲伤的钢琴曲的背景音乐下,用严肃沉重的语气向我们介绍人口危机、自然灾害或者两极分化的世界的时候,他们自己对此是深信不疑的。他们本身没有任何恶意,也没有想故意误导我们,所以责怪他们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们只不过和我们大家一样,都对这个世界产生了误解而已。

回到1981年的纳卡拉,当时我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来认真地调查那种疾病的原因,但是我没有花费一分钟的时间来仔细地思考设置路障的后果。紧急、恐惧以及一根筋的思考,最坏情形下全面爆发传染病的后果使我丧失了正常的思考能力。情急生乱,我犯下了巨大的错误。

当人们告诉我,必须要立即采取行动的时候,我都会停下来好好地思考一下,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当他们这样催促我的时候,唯一的效果就是使我不能理智地思考。

我也不喜欢夸大事实。夸大事实会削弱数据的可信度。就气候变化问题本身而言,数据是最真实可信的。人们燃烧化石燃料,排放温室气体,造成了气候的变化。我们不能等到气候变化发展到无法逆转的那一刻再采取行动。现在立刻采取行动,将是代价最小的解决方案。然而,如果我们夸大事实的话,我们就会失去人们的信任。

我非常骄傲地说,自从2014年开始,瑞典政府每个季度都追踪温室气体的排放(瑞典是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每季度公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国家)。这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韩国的统计学家最近拜访了瑞典政府,希望能够学习如何及时地统计和发布温室气体排放数据。

喊了太多次狼来了之后,整个气候问题的可信度和所有气候问题专家的声誉都会受到损失。气候变化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绝对不能冒这样的风险。夸大事实的宣扬气候问题在战争、冲突、贫困或者移民问题中的作用,只会使得人们错误地从其他重要的全球性问题上转移注意力,并拖延人们去解决其他重要问题。如果我们失去了人们的信任,我们就不可能成功。

“我自己的孙女得了这种病,腿瘸了,村里的医生都说她治不好。但是我们如果能让这个人做他的研究,也许他能够找到治疗的方法,就像他们找到了治疗麻疹的方法一样。如果他成功的话,我们的孩子就再也不用瘸腿了。我愿意让他分享他的研究,我们大家也都需要他能够完成他的研究”这位妇女有着巨大的智慧,但是她并没有用她的智慧去歪曲事实,而是用她的智慧来解释事实。她说完之后,用一种非洲妇女特有的非常自信的姿势,用力卷起了左臂的衣袖。然后他转过身来,背对着人群,用右手指着左臂的臂弯,直视我的双眼,对我说:“医生,请抽我的血吧”

但是世界还在持续变化。教育下一代解决不了成年人的无知问题。你在学校里面学到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知识,在十到二十年后就会变得过时。所以我们还必须找到一种方法,能够对成年人的知识进行更新。在汽车行业,当人们发现汽车有缺陷的时候,就会召回产品。你会从汽车生产厂家那里收到一封信,上面写着“我们将会召回你的汽车,并为你更换刹车片”。当我们在学校中学到了关于世界的知识,而这些知识变得过时之后,你也应该收到一封信,上面写着“抱歉,我们以前教给你的知识已经过时了,请返回学校,我们将对你的知识进行免费升级”

kisence

潮落江平未有风。